<optgroup id="pslmy"><li id="pslmy"></li></optgroup>

    1. <optgroup id="pslmy"></optgroup>
      1.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Martin Luther King I have a dream 3 I have a dream 2 China Martin Luther King, "I Have a Dream"

        南無阿彌陀佛

        關于"南無阿彌陀佛"的正確讀音

        張智勇 Introduction of Herbert Zhang in English  Profil de Herbert ZHANG en français

        不是我想說“南無阿彌陀佛”的正確讀音。經常可以看到很多人在說“南無阿彌陀佛”應該怎么念,最近看到網友說張紀中版的《西游記》中 的“阿彌陀佛”都念成“a mi tuo fo”了。我也注意到,以前電視里面念“阿彌陀佛”都是念成“e mi tuo fo”的。所以我來看一下熱鬧,我不想說“南無阿彌陀佛”的正確讀音是什么,因為世界上本來并沒有“南無阿彌陀佛”的正確的與不正確的讀音。“南無阿彌陀佛”的正確讀音因為是不正確的讀音所以是正確的讀音。

        如果你正在寫西游記教案,“南無阿彌陀佛”的讀音太具體了,不用考慮。如果你在寫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教案,“南無阿彌陀佛”的讀音問題對小學生來說顯得太復雜,畢竟涉及到字的古代的方言發音,也不用考慮。等到那個小學生考完大學,你再告訴他,西游記第二十七回三打白骨精里面的那個“南無經”要讀作“nanwujing”。

        不過,如果你明天去考大學,那么我先告訴你。第一、“南無阿彌陀佛”的正確讀音是“nā mó ē mí tuó fó”。第二、要記住紅樓夢里面的一句話:“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這個第一確保你考試 得分,這個第二確保你念對了是對的,念錯了也是對的。光有第一是不夠的,光有第一你可能念對了,但是沒有第二你的念對可能是錯的。沒有第一,你的念錯肯定是錯的,你的念對也可能是錯的。

        要說清“南無阿彌陀佛”怎么念,首先要搞清楚一個定位問題。誰念?誰在什么時候念?誰對誰念?

        我在這里要說的是如果你在書上報上雜志上網上看到這幾個字,你會怎么念的問題。當然我們也可以說說電視里電影里的角色的臺詞里這幾個詞應該怎么念。

        說到電視還真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以前電視里面念《論語》開頭的第一句話里那個“樂”字很少有念對的,總是念成“音樂的樂”。道理很簡單,很多人都知道論語開頭有一個“不亦悅乎”,所以看見“有朋自遠方來”,自然而然就“不亦yue乎”了。

        這個問題的產生不應該怪那些念錯的人。當初寫論語的時候,沒有人曾經想到,以后論語要成為老百姓日常生活中言語。所以當初選詞就是很不好,“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讀書寫字的人都知道這里有一個“說”字要念成“悅”。但是后來論語進入尋常百姓家,便只知有一個“樂”字了。其實有一個很簡單的解決的方法,我們 可以規定,不要念“不亦悅乎”,念成“不亦說乎”。

        漢語詞典解釋“說”的時候,另見“說yue”,再說“說yue同悅”,非常麻煩。還真不如直接在“說shuo”下面加一行,說“同悅”,就可以了。

        只要前面念成了“不亦說乎”,后面自然就不會念成“不亦悅乎”了。

        以前我們說某一個字的讀音對不對有一個標準,那就是電視里的播音員是不是這樣念的。這里,電視里的播音員被當作了規范。字典也是這樣。字典,尤其是以前的字典,主要作用是規范。西方國家字典版本更新快,常有從規范向描述轉換的趨勢。其實規范和描述都是利益的博弈,這里不展開。

        我們查字典,字典里給“南無”的讀音是“nā mó ”。但是,我注意到很多人都是念“ná mo”的。我是說可以念成“nán wú”的。其實道理很簡單。

        第一、字典里給“南無”注出“nā mó ”的讀音沒有必要。

        如來佛見到孫悟空說“南無阿彌陀佛”只是小說里面的情景。佛教有自己的儀式儀軌。某一個字怎么念也是佛教內部的事情。

        第二、字典里給“南無”注出“nā mó ”的讀音很不科學。

        如果字典里說“南無”,是巴利文namo的音譯,讀音“nā mó ”,那可能就萬事大吉了,反正也沒有幾個人懂巴利文。(好了,不開玩笑了。)可偏偏字典里給的字源是“梵文namas”,那我就要說它不科學了。梵文有諧音規則。我們可以把namas理解成nama+s,根據后面的字不一樣,s發生音變,而此項變化有時涉及前面輔音(namas實際上是n和m兩個輔音+s,有時變化如 nam+as)。

        前面說過西游記二十七回說到那個白骨精“口誦南無經”。梵語稱“經”有在前面冠“南無”的習慣。然而不同的經,第一個字母不同,“南無”的最后一個字母就要變化。

        我們學外語的時候經常用漢字注音。自己注,自己明白。古人明白梵語和漢語之間有一個關鍵的差異,那就是我們看很多佛教經典時會看到的一個字“合”。拿一個大家很熟悉的英文詞來說明,阿司匹林,英文是 asprin。 西方語言有很多這種兩三個輔音連在一起的情形。漢語基本上是每一個輔音后面跟一個元音。所以,asprin里面的sp只能音譯成s+i和p+i的司匹。這個“司和匹”已然不是sp的發音值了。所以古人在給佛經注音的時候用一個詞“合”,比如說,“司匹林合”意思就是說,你不要讀成“si+pi+lin”你要讀成“s+p+林”.

        當然,古人在選詞的時候是有選擇的。為什么要選“南無”,我想是有意義的。

        拿一個英文單字作例子,cement,“水泥”的意思。在江浙(含滬)方言中有一個詞叫“泗門汀”,《漢語外來語詞典》收錄有詞條“水門汀”,說,又作“士敏土、西門土、賽門脫、塞門土、塞門德”。這些也都是有意思的。

        我說“南無”可以讀成“nan wu”是基于這種內涵的考量。一個“無”字表現出了無上的智慧,揭示了一個何處求佛的真諦,一種梁高僧傳中說的聲文兩得的境界。

        而今我們的字典給“南無”的“無”字注出了“mo”的讀音,無意間掩蓋了“wu”的意義。所以我說:不科學,不科學。

        我老說,“般若(prajñā”可以讀作“banruo”。因為“般若”之所以為“般若”是因為它的意義。一個“若”字體現了鳩摩羅什玄奘等大翻譯家的大智慧。我們看佛典會發現,jñā這個詞不是總是翻譯成“若”的。很多情況下,“ñā”被音譯成“襄、娘、倪、雅尼、諾、壤”等。把prajñā翻譯成“般若”,我們不能不說古人在追求音和意的完美結合的時候給了意更多的考量。一個“般若”的“若”字隱含了多少道理,一個“若”字解釋了無數個“不可說”,一個“若”字,揭示了“諸相非相”的智慧。

        同理,我們的字典給“般若”的“若”字注出了“re”的讀音,無意間掩蓋了“ruo”的意義。聲文兩得先失其文,隨著時間的推移,聲也難求。所以我說:不科學,不科學。

        時代變了。漢語因為不是拼音文字,所以漢字的讀音也大大地變了。而今我們如果再堅持以古代人們用的音來讀“南無”、“般若”既無可能(因為我們不知道唐朝以前這些詞的音值)也無必要(因為很多情況音譯是在解決輔音聯誦的問題,即“合”)。如果我們當真要堅持以古音來念,真有點刻舟求劍的意思。如果我們當真不顧“南無”、“般若”這些詞本身的意義,真有點買櫝還珠的意思。

        說完了“南無”的讀音,再說說“阿彌陀佛”的讀音。再重復一下“誰念?誰在什么時候念?誰對誰念?”的問題。我這里不討論凈土宗的和尚怎么念這個“阿彌陀佛”的問題,因為這個要有這個和尚的上師來決定,還要看地理位置的。我這里說的,只是我們在教科書、報紙、雜志、電影電視里看到了,應該或者說可以怎么念的問題。

        《現代漢語詞典》給“阿彌陀佛”的注音是“ē mí tuó fó ”,這是正確的。以前的電影電視里面也都是這么念的,一直也沒有人提出過異議。近來常在網上看到有人提出“阿彌陀佛”的“阿”字應該讀作“a”。

        我想這主要是很多人對梵語不是十分了解。很多人都以為Amitābha是梵文的“阿彌陀佛”。Amitābha不是梵語,這是英語。很多人看到Amitābha就說“阿彌陀佛”的第一個字是“a”, “a、o、e”的“a”所以要念“a”。

        “阿彌陀佛”的“阿”梵語寫成這樣:अ。如果你的系統不能顯示梵語,我就給你貼個圖片。天城體 悉曇。西方人在把梵語拉丁化的時候用字母“A”代替梵語字母“अ”。如果用英語說“阿彌陀佛”那么英語就是“Amitabha”,當然很多英語字典并沒有這個字,因為這個涉及到他們控制外來語的問題,這里不展開。“Amitabha”這個英語單詞的第一個字母的讀音應該是[ə],就跟英語單詞ability的第一個字母讀音一樣。如果是這樣,問題似乎已經解決。偏偏有人好事,不用英語的方法來讀這個“Amitabha”,他們要尋求古代梵語的讀音,用古代梵語的讀音來讀這個“Amitabha”。這本來是一件既不可能也沒有必要的事情。

        說沒必要,是因為梵語并不是佛陀時期佛教的語言,梵語是婆羅門教的語言。說沒有可能是因為梵語作為一種語言來說已經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唐詩300首里有一首叫做回鄉偶書,說是“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很多人對這個“鄉音未改”不能夠正確理解。這里“鄉音未改”就是“鄉音已改”的意思。是用“未改”來表達“未改”的心。你們都有過同學聚會吧,20年、30年、40年以后的那種同學聚會,大家聚在一起,說話總是南腔北調的,鄉音改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所以,同一個人,過20年、30年都變化很大,如果是200年、300年 、500年、800年,則是幾代人、幾十代人,這種變化可想而知。一門語言滅絕了近千年,如果有人要去尋求它當初的發音,除了“緣木求魚”我想不到別的詞了。

        不過梵語學者們經過研究發現,關于梵語的第一個字母的發音,古代印度的梵語學家們有兩派意見。一派認為,梵語的第一個字母“अ”就是一個普通的元音,還有一派認為梵語的第一個字母“अ”是一個喉音。一般認為這個字母的音值介于[ə]和[ʌ]之間。所以我說《現代漢語詞典》給“阿彌陀佛”的注音“ē mí tuó fó ”從語言學的角度看是正確的。

        相關閱讀:

        阿房宮讀音 朱門酒肉臭的讀音

        佛法無邊 心經 金剛經 華嚴經 大悲咒

        我被秋霜生旅鬢 

        感謝您訪問本站。

        插插插插插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