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pslmy"><li id="pslmy"></li></optgroup>

    1. <optgroup id="pslmy"></optgroup>
      1.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幼兒園培訓 英通電話英語培訓 企業家培訓 培訓場地 培訓動態

        游泳培訓班

        小區游泳培訓班, 業務如火如荼,安全堪憂

          昨日凌晨4時,6歲男童小楊搶救一個星期后,最終傷重不治,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上周一,小楊在禪城區恒福新城小區泳池上游泳培訓班時不幸溺水。

          “我們將走法律途徑解決。”昨日,小楊的家屬悲痛欲絕,婉拒了記者采訪。負責運營泳池的恒福新城物管則仍以“負責人不在”為由拒絕采訪。禪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表示,對泳池的行政調查還在繼續。

          小楊的悲劇并非孤例。7月4日晚7時30分許,江西南昌某高檔小區發生一起7歲女童學游泳溺亡事件;7月5日,四川成都一名8歲男孩在某小區游泳時溺亡; 7月8日南昌另一高檔小區游泳池又發生一起10歲男童溺水事件……

          暑期來臨,不少家長將孩子送進小區游泳培訓班,佛山日報記者連日在禪城區走訪調查發現,小區游泳培訓班辦得如火如荼,但這些培訓班的教練員資質、培訓班運營現狀讓人擔憂,目前有關游泳培訓班的監管仍處法律真空地帶。

          問資質

          都說有證 卻看不到

          怡翠花園的住戶最近發現,物管陸續貼出公告,通知住戶會所游泳池的開放時間和游泳培訓班安排。游泳培訓班分成兒童班、提高班和成人班。兒童班和提高班人數限定在10到13人,10個課時最低收費為600元。

          記者咨詢了物管工作人員陳小姐,得知目前小區泳池由物管聘請有資質的人員管理、清潔和開辦培訓班。負責培訓班報名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一個班一個教練,肯定是有證的。”

          但是什么樣的證書?該女士表示不知情。

          魁奇路邊一大型小區的泳池同樣開設培訓班。前日下午5時半左右,該小區泳池內游客眾多,大人、小孩嬉戲成片,池邊坐著一名救生員,池中,一名大人扶著一名6歲左右女孩游泳的畫面格外引人注目,門口售票人員表示,這是小區游泳培訓班的葉教練,佛科院的一名體育老師。

          目前該小區游泳培訓班有3個教練,培訓對象為身高1.2米以上,身體健康的兒童,普通班每人500~600元(教練不同,收費不同),10個課時,一個課時1個小時。售票人員表示,“三個教練都是有證書的,你可以放心。”

          由于葉教練正在授課,不便接受采訪,因此,其是否為佛科院的老師,是否有資質,記者不得而知。泳池內的另外一名教練阿厚(化名)則明確表示,自己畢業于廣州體育學院,持有游泳社會體育指導員資格證書,“有了這個證書就可以教小孩游泳的,我今天沒帶在身上。”

          走訪過程中,一些帶孩子來上課的家長表示,一般不會特意要求對方出示教練員證書,“只要有救生員在旁邊,應該很安全吧。”

          問經營

          教練多為臨聘

          雙方合作分成

          阿厚說,他是第一年到該小區泳池做教練,與泳池的承包方屬于臨時合作關系,“我之前在深圳電信做客服,暑假就過來開培訓班,我們簽訂合同,收入四六分成。”

          阿厚介紹,培訓班的3個教練都是臨時合作的,之前他們彼此不認識,他們各自開班,相互處于一種競爭關系。

          “目前小區游泳培訓班普遍以這種方式在操作。”從事游泳培訓17年的佛山游健體育管理公司羅教練說,目前佛山小區泳池日常管理存在著兩種方式,一種是物管經營,一種是物管外包給其他公司或個人經營。

          “不管是以哪種方式經營,培訓班教練多是臨時聘請的。”羅教練表示,之所以以這種方式存在,主要是因為小區游泳池是季節性開放,一般是6月~9月份,暑期一結束,游泳旺季也就跟著結束。因此,除了專門從事泳池管理的公司能夠有一批固定教練員外,其他的物管、承包公司都很難長期地雇傭一批教練員,所以,他們更多是和外面的教練員簽訂臨時合作關系,由物管、承包公司負責宣傳、招募學員,教練員來授課,“這些教練就像候鳥一樣,夏天來,秋天走。”

          記者從禪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體育旅游監管科了解到,出事的恒福新城小區泳池也屬于這種狀況,培訓小楊的教練持有社會指導員證書,與物管是臨時合作關系。

          “坦白說,目前有資質的教練員不多。”從事5年培訓班教練工作的小張說,由于季節性作業,很多泳池都難以找到合格的教練員。

          曾承包過泳池的楊先生說,在招不到合格教練員的情況下,不少泳池訓練班就會招募一些體校學生,甚至只是會游泳的人持假證上崗。

          “這也是沒辦法的。”一家物管公司負責人表示,辦理培訓班要承擔不小的風險,之所以在教練難請的情況下,還堅持開設培訓班,主要是因為目前的游泳池的維護成本過高,一些自己經營泳池的物管只能通過開班維持費用,而一些承包泳池的公司則必須依賴開班來賺錢。

          問監管

          法律法規缺失

          部門無能為力

          兩種情況結合下,以“來錢”為目的的小區游泳培訓班就出現了魚龍混雜的情況。

          記者走訪中發現,不少小區的培訓班與對外開放時間一起,池內人數密密麻麻,掛著游泳圈的學童就在人群中穿梭,一旦出現意外,教練員能否第一時間發現讓人懷疑。

          “合格的培訓班應該和泳池的開放時間錯開,要不太危險了。”已經退出泳池承包的楊先生感嘆,現在的小區游泳培訓班急需整頓、管理。

          據悉,目前關于泳池的監管主要由衛生、工商、體育局等部門完成,按照規定,對外開放運營泳池需要辦理公共衛生許可證、工商營業執照和廣東省高危險性體育項目經營活動許可證。

          市工商局登記科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全市持有營業執照的泳池有60多個,這些泳池可以對外收費開放。理論上也可以成為培訓場所,但至于什么機構能夠進駐培訓,則需要體育局的審批。

          “游泳培訓班和其他項目的培訓班一樣混亂,我們想管,但沒法可依啊。”對此,市體育局體育市場管理科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體育局對于泳池的管理主要集中在對泳池的高危險性體育項目經營許可的監管。只要泳池能夠達到國家標準,配備救生員等設施就會發給證書,讓他們開放營業。但至于泳池能不能夠開設培訓班,則沒有法律依據。

          “什么樣的人能夠開班,培訓班要具備什么樣的資質,法律都沒有規定。”該負責人稱,“社會指導員證實際上是一個義務性質的證書,按照法律規定,社會指導員只能夠不以報酬為目的教授游泳,持有者不可以營利開班授徒。”

          禪城區體育旅游監管科負責人也表示,他們日常的執法也是根據三證的要求來監管泳池,“是不是配備足夠救生員,泳池尺寸是否合法,泳池的水質是否過關,至于泳池進行其他的配套經營,就不屬于我們監管的范圍了。”

          恒福新城小區兒童溺水事件發生后,禪城區體育旅游監管科曾對其進行檢查,但發現,該泳池的衛生設施符合國家的相關固定,“悲劇發生了,但沒法監管啊。

          律師說法

          泳池出事

          培訓班負主責

          游泳培訓班亂象是一個難以改變的事實,那么出了事誰來負責呢?

          “運營時間內出事,責任運營方來承擔;運營時間外出事,由物管來承擔。”不少物管及承包泳池的公司表示,在將泳池的運營承包出去的時候,雙方都會與承包方簽署合同,明確雙方的責任。上述楊先生也說,承包方一般在承包后也會購買保險合同來應對突如其來的事故。

          而具體到培訓班責任,上述教練阿厚則說,他們和承包方簽署了合同,責任也有明確的規定,“在我訓練課出事,我負責任。”

          如果說大多數泳池教練都沒有資質,那教練員與運營公司簽署的責任合同是否無效呢?廣東志高律師事務所的吳善鵬律師表示,不管有無資質,只要小孩在培訓期間出了事故,培訓班和泳池運營人都要負連帶責任,其中培訓班負主要責任。當然,在法庭的審判過程中,也會考慮小孩監護人的責任。

        創新管理思維培訓 組織變革培訓 變革管理培訓

        終端實戰培訓 和君創業培訓發展公司 怎樣通過關系找工作 怎樣找到人才 把信送給加西亞 

        戰狼零售培訓

        月嫂培訓

        優質培訓資源

        感謝您訪問本站。

        插插插插插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