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pslmy"><li id="pslmy"></li></optgroup>

    1. <optgroup id="pslmy"></optgroup>
      1. horizontal rule

        歡迎訪問本站。

        培訓文摘下一頁 英語900句

        390. I'll further my study. 我想繼續深造。

        企業培訓教練與他的學員們

            這個故事講述的是企業培訓教練與他們的雇主——沒有操縱,沒有陰謀,即便是黑幕也是人性的缺失。

          這個行業的暴利人所共知,在北京有近百家企業培訓機構,大一些的,旗下的教練在“耕耘”幾年后能身家百萬;小一些的,也能在經濟危機中活得自在。

          他們的技巧,或是 “俘虜”富人的工具,是這個時代人人皆有的問題——缺乏信仰,誤讀常識,鮮有健全的人生觀,以及急功近利地認同自我與被認同。

          這催生了企業培訓行業的發達,它被一些人貼上人生課程的標簽,也被另一些人冠以“騙子行業”的旗號。

          “讓所有人和企業都有自己的價值”——這究竟是培訓機構的思想和價值理念,還只不過是其生意的一部分——或者,這是一個龐大的社會問題,而培訓的項目,則是對轉型期人們心理的一種解讀。

          “無法掌控自己,說白了就是自制能力太差,還沒找到自我。”但在朋友眼里,半途退出課程的理由則是“無法接受侮辱與意識綁架”。

          周正馳毫不掩飾自己身后架子上的書籍:卡耐基系列、企業管理系列、《窮爸爸富爸爸》、《誰動了我的奶酪》……架子的最頂層,有精裝版的四大名著,還有未拆封的《張愛玲全集》。

          總的來說,他并不是醉心于讀書的人。那些讓秘書買回來的,腰封和書脊一樣整潔的“成功學系列”,是他在“教練培訓”速成班上的同學推薦的。

          “同學”那是和他旗鼓相當的企業家,或許也可以說是小老板——他在北京經營著不大的貿易公司,夢想著在跨越式發展的中國速度中分一杯羹,更多的時候,他的夢想是成功。

          “成功是什么?”

          “更有錢。”

          周正馳的回答不假思索。這個山東人,10年前還是北京寫字樓中不起眼的小白領,他有著無數成功學中被視為經典的故事:先是跳槽,之后通過打拼成為公司高層,有著交際廣泛的人脈,并在以后的努力中成為他事業的助推器,最后離職,轉變了打工者與老板的角色,成立公司的時候,他39歲,正當年。

          這個故事,卻是周正馳很少提起的。當他躋身北京有錢人的飯局時,總是在聽別人的炫耀與講述,輪到他時,便將自己的人生經歷寥寥數語帶過,他說,“活在當下。”

          周正馳的朋友,描述他是一個“被洗腦的人”。他曾給朋友打電話,興致勃勃地邀請他們參加一個企業教練培訓。電話里,周正馳說這種培訓可以改變人生軌跡,改變企業員工的工作態度,他一度宣稱,這會使企業運轉效率提高很多。

          此前的一些場合,周正馳也不止一次向朋友兜售過這種“方法”,隨著這些語句拋出,有感興趣的人就按照他的指點去參加培訓。

          但很少人能像他一樣駕馭這種課程,周正馳參加過一個全階段的教練培訓,而他的朋友,在第一階段還沒結束就退下陣,他們甚至完全不顧上萬元的學費。

          “無法掌控自己,說白了就是自制能力太差,還沒找到自我。”周正馳毫不留情地評價這些在教練場上敗下陣的人;但在朋友眼里,半途退出的理由則是“無法接受侮辱與意識綁架”。

          這樣的批判似乎有些矯枉過正。企業教練培訓在上世紀90年代,隨著卡耐基等一系列成功學涌入中國,先是翻譯國外書籍,繼而建立企業培訓公司。在躁動的時代里,企業培訓宣揚讓每個人找到自我,接著又傳授放棄自我;讓每個人活在當下,又要對未來的目標明確,好像一下子,中國人都失去了做人的方向。

          周正馳在完成了三個階段的“自我”后,交了近10萬元的學費,這里包括一個月的課程、兩三個小時企業評估考察,還有對人生無窮盡的點播。

          他說自己“突然解放了”。有一天,一個朋友接到他的電話,那一邊的周正馳哭了出來。朋友預感不妙,卻在開口之前,被周正馳一通感恩的話嚇得咽了回去。“我不過是當年在他困難的時候借了他一萬元錢,但用不著這樣。”

          據說那天還有不少人接到周正馳的電話,有感激,有謾罵。那天周正馳正在教練培訓的現場,進行一堂“釋放自我的課程”——他要把心里話大聲告訴別人。

          賣錢

          這是貨真價實的會議。嚴明強調,“不是北京一抓一把的推介會,那些企業明星和官員必然到場,這是豪華配置的名利場。”

          坐在位于北京朝陽門CBD碩大辦公室的嚴明,對周正馳的故事嗤之以鼻。“段位太淺。”他說。

          嚴明掌控著一家教練培訓機構。這幾年,在北京扎堆的培訓市場里小有成績。在上午結束的一個會議中,市場部的經理告訴他,年底的那個會議,公司會參加。

          這幾乎是嚴明這幾天最為操勞的事情,“那個會議”對他的公司非同小可,這是讓他出頭露臉的機會。現在他如釋重負:“終于可以和大佬們坐在一起了。”

          讓嚴明操心的會議,是由另一家培訓機構主辦,地點設在北京一家五星級酒店,租用了豪華的會場,頂級的音響效果。

          據說是某電視臺的知名主持人參與,據說某部級官員要到場,據說邀請了馮侖、馬云、牛根生,甚至久未謀面的劉永好。

          這是貨真價實的會議。嚴明強調,“不是北京一抓一大把的推介會,那些企業明星和官員必然悉數到場,這是一個豪華配置的名利場。”

          毫不掩飾“名利場”這三個字,嚴明說出來的時候,純金邊眼鏡都好像放著光芒,他其實沒有近視眼,但在“這個圈子里”混,眼鏡是“精英分子”的象征。

          “我這不是裝X,只是一種個人營銷手段,你要有眼鏡,眼鏡后面的眼睛里還要有故事,要不你怎么跟那些大佬套話?”嚴明說。

          他的準備似乎是充足的。就在去年,他還沒有資格成為這個會議中的一員。因為組織會議的培訓公司是這個行業的龍頭,會議每年年底舉辦一次,主辦方將中國各地小有名氣的培訓公司聚在一起,然后使出渾身解數請來官員“撐場”,再以官員的號召力請來企業家,一個攪和著成功故事、艱辛歷程、精英話語和官場規則的浮世繪就這樣形成。

          “那會議的目的是什么?”

          “賣錢。把培訓課賣給小企業家。”

          嚴明說得很肯定。他為這長達4天的會議交了幾十萬的“入場費”,這還不算平時聚斂關系、拉通人脈的花銷。

          他的確是為了賣錢,因為會議上不僅僅有大佬,那些尚在艱難經營或小有成就的公司老板也爭先恐后地加入其中,他們希望在會上與官員聊天,與商界大佬溝通合影,更重要的是,他們瘋狂地想知道那些商業精英真正的“成功的秘籍”。

          會議最關鍵,也是最誘人的就是最后一天的晚宴。之前幾天的會都是給中小企業做培訓鋪墊,那些小企業家到會場,經營培訓公司的人都輪番上臺演講。通常這只是聚斂“散戶”的宣傳方法,真正的“賣錢”的那個晚上,成功與否可能決定一家培訓公司的出路。

          那天晚上,豪華大廳里燈光全閉,之前所許諾的商界精英和官員都到齊了,追光聚焦著他們,官員生硬地讀完演講稿,大佬們重復自己的艱辛歷程和發表新的商業觀點,接下來——

          “你沒有競爭對手!”

          “你決定未來的路。”

          “和我一起來為你的公司做出規劃,找出那些陋習,拯救你的商業模式!”

          這種動輒就是“你的未來”、“像他們一樣,做自己”的話語,聽起來充滿自信與活力,在掌聲和富有煽動力的聲音里,“賣錢”的晚會正是一場精心布置的局。當那些蓄勢待發的培訓教練上臺開始演講,嚴明們真正的好戲開場了。

          他們最終的目的——底下就座的,黑壓壓一片的小企業家——周正馳們正興奮地打量在臺上叫嚷的老師,那些鼓噪人心的言辭可能是他們未來的出路。

          午餐

          她努力保持矜持,雖然也抱怨“有些貴”,但會場上,她不允許自己輸給別人,特別是在錢上,這是面子的問題。

          120萬,周雪最終贏了那堂課。拍賣槌落下,和她競拍的,桌子另一邊的男士沖他一笑:“你的了。”

          此時她還沒明白過來,這一百多萬,是買了一個人,還是一堂課。

          她有錢,把連鎖美容院開到全國十幾個城市,120萬對于她龐大的資金流,僅僅是個細小的數字。雖然她不在乎,卻還是悄聲問一旁的助理:“這個老師加入我們公司嗎?”

          “只是明天的午飯。”助理淡然地說。

          周雪笑笑,帶著百萬寶石戒指的手一揮:“明天中午安排時間。”

          這時,她努力地保持矜持,雖然也抱怨“有些貴”,但會場上,她不允許自己輸給別人,特別在錢上,這是面子問題。

          但那頓飯,絕不是她無意中買下的。彼時老師站在臺上,一句話吸引了她的注意,“我會為你解讀麥當勞的連鎖密碼,這是一套完整的、事半功倍的整合營銷方式。”她還記住了一句,“讓你遍布各地的員工都能在一個時間內完成同一個指令,這是可以的。”

          這兩句話,正中了周雪的要害。這也幾乎是她這幾年面對的最大問題:連鎖店都是直營,員工水平參差不齊,她為了做好這體系龐大的管理,幾乎絞盡腦汁。

          “我開始掉頭發,這種情況持續下去,不得不買假發。”周雪將轉天的午餐看得很重,她仔細看了那位老師的資料:穿質地不俗的西裝,精心搭配的領帶和方巾,標準的商務分頭,手表也很中意,不是很夸張,總的來說,周雪斷定他是個靠譜且有內涵的人。

          “看起來并不虛張聲勢。”周雪說。這是她對一個陌生人最基本的判斷。那個百萬級的午餐上,3個小時,周雪只是一個聆聽者,她以一種求知的態度參與其中,雖然不愿意透露什么,但她說:“和臺上講的差不多,只不過聲音低了一些。”

          她說“老師”給她開出了治理企業的良方,但效果如何還有待檢測,并且,周雪加入了“老師”所在的培訓公司,在那里,她要完成三階段的“企業培訓指導”;另外,她還選了一門“如何做成功魅力的女性”的課程,這些培訓費用加起來,周雪又將投入數十萬。

          “我太過強勢,‘教練’說我其實沒有成功者的魅力。”她說,“是‘教練’,不是‘老師’。”她還說。

          “賣錢”的晚宴上,周雪只是“拔得頭籌”的其中之一。

          他和周正馳一樣,選擇了一種培訓方式,試圖找到解決公司和個人問題的方法,他還和其他在晚宴上拍得午餐、晚餐或幾個小時一對一相處的企業領導者一樣,幻想著在焦頭爛額的事務處理中尋找一條真正的捷徑,或是在對財富已經喪失興趣的人生里尋找更多的意義——

          總之,前者付出口水和方法,后者則要赴湯蹈火地把錢砸進去,這種交易的兩訖是漫長的,可能一個學來的決策幾年后才能收到成果;也可能,這種成果根本不是因為那一頓飯中的某句話。

          弱點

          李賀總結:打擊強悍的人,重要的就是在激怒他的同時,還不停地打擊,并不斷地暗示他,最終使他低頭。

          關上燈,李賀在雜亂的會議室獨自坐了一會。

          他疲憊,有些不高興。在剛剛結束的課堂上,一個學員站起來質疑他:“別人打了你左臉,你難道把右臉給他讓他繼續打?”他試圖說服,但學員摔門,走了。

          冷場,李賀調整情緒,繼續上課。

          質疑來自一場叫紅黑牌的游戲,紅牌表示不友好,黑牌則是友好。這個環節告訴學員,要不斷給人出黑牌。而剛剛質疑的學員,身份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長。

          李賀盡量避免聯想學員的身份。他深知那都是些身價不菲的人。他開一輛寶馬5系,這是他有生以來擁有的最好的車。有天下課,一個學員看見他就反問,“我一個月賺的錢,買你20輛寶馬5,你卻說我不成功?”

          在李賀看來,大多數人都是不成功的,比如缺乏信仰,沒有自我,迷失人生方向或者干脆為了錢活在有些變態的生活里。

          “我的目標,就是為他們重建一套人生觀,并將其融入到企業管理中。”看起來,李賀是在從事一項龐大的社會學工程,但也很簡單,“培訓的核心,就是一種重組。”

          重組,在課堂上是對影片的分析,對公共案例的解構,對人性的分解,涉及到心理學、國學、某種信仰,以及更多的語言學。

          “其實是一種賣弄。”私下里,當李賀不是很“一本正經”時,神圣的培訓課被俗套地概括。他其實已經做了近8年的培訓教練, “人總是有弱點的。”他解釋,“攻擊他最為自得的優點,并最終視其為缺點,是成功的關鍵。”

          李賀總結:打擊強悍的人,重要的是在激怒他的同時,還不停地打擊,并不斷地暗示他,最終使他低頭。

          這更像是一場充滿了“與自己作戰”的游戲。一方面,學員是有錢人;另一方面,培訓機構幾乎一致認為,人性的缺陷是因為“不缺乏任何事物,而感到無助”。

          曾有一個家產上億的人,因為閑著沒事被朋友拉來,那個充滿自信的人卻在三堂課中逐漸地瓦解了自己原先建立的人生信條。

          李賀幾乎沒有用什么方法:給他看了幾部勵志電影片段,讓他和別人傾訴人生,在一個密閉的環境中傾聽別人的苦衷,并讓他輪流接受眾人的“咒罵”——這要求他不還口,還要心存感激。

          “為什么要這樣?”

          “越是有錢,越是脆弱。”

          李賀的核心是,“有錢人往往會推翻自己,推翻一切,因為他們自己不缺乏物質,卻因長期爭取物質變成單細胞的精神白癡。”

          “這其實是一個社會問題,而培訓機構正是這個問題的一個衍生品。”而衍生品和社會問題,或許更應在其中加入“利用”二字。

          這樣看來,“企業培訓這種舶來品,相較于國外,在中國更像一種賺錢工具,它存在并火爆,畢竟是建立在一個缺乏認同感和信仰的社會基礎之上的,這是個社會漏洞,卻是一個行業的機遇。”這是李賀最有價值的話。

          120萬瞬間花出去了,此時她還沒明白過來,這錢,是買了一個人,還是一堂課。

        來源:新金融觀察 (本站略有刪減)

        教育培訓行業一派火熱風投興奮急攻

        培訓網-英語900句391

        感謝您訪問本站。

        插插插插插插